“李淳风!”

    “在!”

    李淳风刚一出列,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引气期修士啊。

    在座诸位虽然都不是一般人,但除了忠叔、周青等在神都混过的,怕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引气期大修士。

    满是敬畏。

    “烦请先生筹建礼曹,如何?”乾元也很客气。

    “淳风领命。”

    李淳风并不是纯道士,为官数十载,礼曹掌管的祭祀、教育等领域,也正是他所擅长的,不算强人所难。

    尤其是李淳风精通算学,实在是推行数学的不二人选,乾元实在太忙了,根本没精力去做这件事。

    交给李淳风,再合适不过。

    当然,在乾元的规划中,李淳风执掌礼曹只是兼职,他真正的作用还是在战场,是封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守护者。

    有李淳风在,乾元晚上睡觉都能安心不少,以引气期修士的感知,哪个蟊贼胆敢潜入藩王府,怕是都无所遁形,自寻死路。

    比亲卫营还让人放心。

    圈定六曹筹建人选,关于藩王府改制的讨论就此告一段落,在朝廷旨意没正式下达之前,此事也只能先在暗中筹备。

    按制,各曹除了郎中、员外郎以及主事,还将对照朝廷六部架构设立各房,整个架构比府衙还要庞杂,涉及的人事不是一下就能理清的。

    好在一切都有章可循,五位筹建者又都是佼佼者,无需乾元操心。

    至于县一级的改造,只有等到藩王府搭建起来之后再行推进,饭要一口一口吃,乾元到也没急到那个地步。

    此番议事除了讨论藩王府架构,还有一项重要议程,就是对刚结束的大战进行总结以及讨论接下来的军事部署。

    事关军务,自然是由郭嘉汇报。

    “昨天已经确认,青丘国北路军战后进行了大调整,狐魔军防区缩小一大半,由负责镇守整个祖龙山脉,转为只负责虎牢关以及蛮牛关。如此也就意味着,封地需要常态化地面临整支狐魔军的威胁,防守压力是此前的两三倍。”

    匍一开场,郭嘉就抛出这么一个劲爆消息。

    虽然刚结束的大战,为了对付青丘府,青丘国出动了狐魔军以及半支豹魔军,可那是战时临时调度,跟常态化驻防是两个概念。

    说直白点,以眼下狐魔军的态势,随时都可能出兵偷袭翼泽关或者镇南关,但凡有一丝松懈,就可能被敌人所趁。

    刚刚沦陷的赤蝮关,就是再好不过的例子。

    据悉,豹魔军至今都没撤离赤蝮关,大有赖着不走的架势,让第二师团头疼不已,强攻吧,担心牺牲太大;不攻吧,又如鲠在喉。

    随着青丘国北路军防区调整,豹魔军负责镇守北方三关,就更不可能轻易撤离赤蝮关了,一点都不把第二师团放在眼里。

    这对青丘府同样是个威胁。

    “战争虽然结束,但战争紧急状态并未解除,而且还将一直保持下去。无需讳言,虽然我军连着打了两次胜仗,但是仅以实力论,狐魔军依旧强于警备师团。因此我提议,在补充兵员的同时,对警备师团进行一次扩编,至少要组建第四旅,将兵力扩充到一万人。”郭嘉趁势抛出扩军计划。

    “我不同意!”

    郭嘉话音刚落,忠叔就站出来反对。

    “封地军队规模本就超出封地的承受极限,军费开支挤占了大部分财政收入,很多本该做的事,本该启动的工程,不得不为军队让路,暂时停了下来。现在仗打完了,警备师团也已经证明了自个儿的战斗力,即便无法全胜,守住边境是完全没问题的。我不理解,为何还要扩军?再扩军,衙门就该破产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啊。”忠叔言辞恳切。

    “澄清一点,战争过后,警备师团撤销了两个独立营的编制,又抽走了亲卫营跟城防营,兵力一下就减少了两千。因此,组建第四旅只是在战前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营的编制。”郭嘉解释道。

    忠叔冷笑:“奉孝说笑了,难道亲卫营跟城防营不算封地军队吗?”

    郭嘉见忠叔不好糊弄,转而道:“大人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也是认同的。但是大人想过没有,如果不把妖族打怕了,打到他们不敢进犯封地,彻底解决边境之患,隔绝战争,为封地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谈什么发展?

    “妖族每进犯一次,南关县、英水县以及翼泽县百姓就惶恐一次,其中不乏提前离开者,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连安定都做不到,又哪里来的财政收入?

    “所以,我的意见是,宁可现在苦一点,再熬一年,最好能在明年开春对妖族主动宣战,掌握战争主动权,一举击溃狐魔军,一劳永逸地解决边境之患。”

    郭嘉说的慷慨激昂,很是让人热血沸腾,那些原本坚定站在忠叔一方的文官,比如曹叡,都不觉动摇了。

    忠叔却不为所动,且不说明年能不能打赢,就算赢了,军队已经扩编了,成了既定事实,难道还能再裁掉不成?

    怎么看,都是阴谋。

    但是郭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忠叔也不好再反驳就是。

    乾元也头疼,他也知道,以一府之地养这么多军队,着实是难为衙门了,可要战胜狐魔军,扩军又势在必行。

    封地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凭的不就是两场大捷吗?

    鱼与熊掌,终究不可兼得。

    眼见双方争论暂告一段落,乾元道:“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要分两步看。首先,要不要扩军?我认为要。青丘府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如果没有一支强力的军队,任何发展都是无根之木。无论是人口,还是农业,工商业,都不可能在战乱之地发展起来,这是一切的大前提。”乾元这是定性了。

    忠叔叹了口气,终究没说什么。

    乾元继续道:“第二个问题,就是怎么扩军。一支军队,不可能说一夜之间就变出来,至少要经过半年的训练,因此越早准备越好。我现在担心的是,兵员从哪里来?上次组建警备师团,基本将封地兵员榨干了。”

    武者又不是稻子,一年就能长一茬出来。青丘府本就人口稀疏,如果强行征兵,就只能降低征兵标准,那是乾元不允许的。

    军费开支本来就大,自然是兵员素质越高越好。

    有了开府建牙之权,成了真正的藩王,乾元在封地固然威风,但是相应的,他在封地之外的活动就更加受限,从其他地方征兵是不可能的。

    这是朝廷的底线之一,不容触碰。

    郭嘉似乎早有准备,“殿下,关于兵员,下官倒是想到两个渠道,只是都需要得到殿下首肯。”

    “你说。”

    “第一个渠道就是半妖。”郭嘉语出惊人,“两次大战都有半妖战士参与,他们的忠诚与战斗力都得到了证明,下官认为,是时候给半妖正式名分了。”

    郭嘉是土著,因此对半妖并不抵触。

    此话一出,其他人是一言不发,不管同意还是不同意,都不会急着表明态度,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了。

    只有郭嘉敢说。

    乾元倒没什么奇怪反应,他两次都让半妖战士参战,除了是要检验半妖一族的忠诚,又何尝不是在做一个尝试。

    相比普通人,士兵更容易接受半妖以“战友”的身份出现,将半妖战士以适当的契机融入军队,本就是乾元的计划之一。

    郭嘉怕是早就看到这一点,才敢提出来。

    乾元平静道:“让半妖正式入列,倒也不是不行。问题是,半妖战士总共才不到五百人,其中一部分还要加入黑衣卫,实在是杯水车薪。”

    看来,是时候扩大秘密基地的训练规模了。

    郭嘉道:“除了半妖,封地其实还有一群人被忽视,他们既规模庞大,又擅长战斗,实在是征兵的不二选择。”

    “是谁?”

    这下,乾元是真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