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商会卖商铺的消息一出,全府哗然。

    “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那些卖掉商铺的小商家,一边咒骂着,一边眼泪哗哗的,把还没捂热的钱连同家中积蓄,一同拿出来,买下之前卖掉的“自家”商铺。

    事情明摆着,随着星空杂货铺开张,杨楼街是真的火了,人流量不比那些热门商业街差,买下绝对不亏。

    盯上杨楼街商铺的可不止是这些小商家,还有赵氏商会。

    赵万明经商的眼光还真是没得说,他准备把赵氏杂货铺也建在杨楼街,明着是跟星空杂货铺打擂台,暗地里其实就是蹭人气。

    此消息一出,杨楼街商铺价格是连连攀升。

    事情在明白不过了,一旦赵氏杂货铺也建起来,那杨楼街就真的是青丘府第一繁华的商业街了,谁也竞争不过。

    寸土寸金啊。

    …………

    八月廿五,藩王府。

    这天上午,阿宁又跑到乾元这来炫耀,脸上的得意就快蹦出来了,不怪她这么得意,短短一周时间,星空商会就卖掉四十余座商铺。

    嗯,进账75万两白银。

    也就是说,星空商会一进一出,不仅白得四十余座作坊、上千名熟练的工匠以及渠道,还赚了25万两。

    简直就是抢钱。

    看着对面掉进钱眼里的小狐狸,乾元提醒道:“有了钱,赶紧花出去。”

    “恩,过两天我就亲自前往招摇城,考察地段,收购商铺。”尝到了甜头,阿宁却是比乾元还急。

    乾元大摇其头,“你不会又想选偏僻地段吧?”

    “有问题吗?”阿宁不解。

    乾元道:“如果简单的复制就能成功,那成功也太容易了些,高明的商人都懂得因地制宜,因势而变,否则早晚会赔个精光。”

    招摇城可不是青丘府,面积更大,也更繁华。

    以招摇城的商业繁荣程度,虽然没有超级杂货铺,却不乏各类坊市,论规模,只会比超级杂货铺更大,商品种类更全。

    想凭一座超级杂货铺就撑起一条街的人流?做梦呢。

    这是其一。

    其二,星空杂货铺在青丘府引起的轰动,招摇城寻常百姓未必知晓,但是那些嗅觉灵敏的商人,一定是有所耳闻的。

    再想低买高卖?

    难喽!

    此事可一不可二,君不见,地球拆迁越拆越贵,就是这么个理。

    再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青丘府是乾元的地盘,星空商会能在短时间内盘活杨楼街,无时无刻不在借重藩王府的影响力。

    比如一开始的贷款。

    又比如顺顺当当地收购五十座商铺,背后如果没有藩王府撑腰,就算门面冷清,但毕竟是祖业,小商家也不是说卖就卖的。

    再比如商铺的再次出售。

    试想,如果没有藩王府背书,谁能痛痛快快地掏出真金白银?谁又那么自信,相信杨楼街一定会一直火下去?

    甚至赵氏商会把杂货铺建在杨楼街,背后都有藩王府的因素。

    这一切有利条件,星空商会在招摇城都无法享受,甚至因为五皇子集团的因素,会比其他商会遇到的阻碍更大。

    听完乾元的分析,阿宁陷入长长的沉默,不得不承认,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也太美好了,虚心请教:“那殿下,咱们该怎么办?”

    乾元道:“很简单,花重金,直接在招摇城的繁华地段盘下一间大商铺,将其改造为超级杂货铺,跟其他商铺展开正面竞争。”

    “明白了。”

    阿宁有点肉疼,这得花多少钱啊。

    “相比在招摇城开一间超级杂货铺,还有一件事更重要,某种意义上,甚至关系到星空商会的生死存亡。”乾元再次提醒。

    “什么事?”

    乾元道:“升级星空商会的生产体系。”

    “生产体系?”

    乾元苦笑道:“你不会想,就凭散落在各处的作坊,支撑起星空杂货铺的货源吧?”

    “我觉得没问题啊。”

    阿宁有些不解,作坊虽然是分散的,但只要调度好,并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其他商会都是这么干的。

    “现在是没问题,以后呢?远的不提,如果要占领整个招摇郡的日用品市场,需要多少作坊,又需要多少熟练的工人,你算过吗?”

    阿宁道:“不够可以在其他地方兼并啊,反正作坊对地段又没有什么要求。”她还是念念不忘之前的兼并模式,上瘾了。

    “糊涂!”

    乾元大摇其头,“烈酒、肥皂、香水等等,哪一样不需要保密?这些作坊在青丘府,有王府罩着,自然没什么人敢觊觎,你放到招摇城或者其他府城去生产试试?人生地不熟的,还不是任人宰割啊?”

    在禹余天,做生意除了讲究人脉,更讲靠山。

    为什么那些大商会背后都站着世家大族,甚至是王公贵族?就是需要世家的力量作为支撑,保驾护航。

    否则处处是凶险。

    到了别人地界,保准被啃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

    眼见阿宁被说愣住了,乾元也干脆不打哑谜了,“你要记住,不管星空商会怎么发展,根都在封地,在青丘府。星空杂货铺可以开到全郡,甚至是整个南境,生意可以做到流沙国去,但是生产基地必须死死钉在青丘府。”

    “可是殿下,青丘府能收购的作坊,基本都被我们收购了,难道要花高价去收购?别人也不愿意卖啊。”阿宁有些委屈。

    “作坊什么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为长远计,最好的方式是建工厂,建一大片工厂,一边扩张,一边自个儿培养工匠,形成攻击梯队。”乾元早就想好了,“酒厂、肥皂厂、香水厂、玻璃厂、牙膏厂、服装厂,一家都不能落下。”

    “……”

    阿宁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她看过《超市经营与管理》、《企业管理学》,知道工厂是什么,可建这么些工厂,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殿,殿下,这么多工厂,城里哪有地啊?”阿宁尽力去想象,虽然不是很准,但是她想,厂区面积加在一起,怕是有翼泽县那么大吧?!

    疯了,疯了。

    乾元道:“城里自然是容不下的,可城外有的是地。”

    实际上,乾元已经准备在城郊,专门划给星空商会一大片土地,用以规划建设厂区,就当是青丘府的卫星城了。

    这么做除了是帮星空商会发展,也是乾元的工业发展规划出现了大的变动,他已经慢慢意识到,想要建立重工业体系,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至少目前这阶段,是不现实的。

    要发展重工业,最起码要建一座钢铁厂吧?钢铁厂要运作,就要有电,那就要建一座电厂吧?要发电,就要煤炭,那就至少得建一座选煤厂吧?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配套。

    除了钢铁,还有橡胶,铜矿,铅矿,铝矿以及其他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化工,林林总总加在一起,简直能把人给逼疯。

    实在不是乾元一拍脑袋就能搞定的,更不是他现在拥有的那一点杀戮值能买的起的,连九牛一毛都不到。

    更让乾元抓狂的是,就算把工厂都建起来,还要有会操作机器的工人。

    这可不是子弹加工作坊,看看书,摸索一下,就能八九不离十的,要有熟练工人手把手的教。

    乾元上哪找去?

    反复琢磨之后,乾元不得不暂时按下发展重工业的心思,转而计划把有限的杀戮值,投入到轻工业体系的建设上。

    这便是厂区规划的由来。

    目前看来,也只有从最简单的蒸汽时代入手了。

    乾元的庞大计划彻底震住了阿宁。

    跟殿下的宏伟野心比起来,阿宁发现,现在的星空商会不过是刚上路,距离殿下的期待还差十万八千里。

    之前的一点得意,早就烟消云散。

    于此同时,乾元为星空商会勾勒的宏伟蓝图,又让阿宁陷入不可抑制的兴奋与憧憬当中,激起她的壮志雄心。

    真要实现,那……

    阿宁都不敢多想,聊了一会儿,告辞离去。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乾元一边帮着阿宁编制星空商会厂区规划,一边密切关注警备师团的剿匪进展。

    不为别的,秋收即将到来。

    随着日子推进,乾元即便坐镇青丘府,也能从空气中,隐隐嗅到战争的气味,混杂着妖军独有的热烈与狂化。

    那是一股要撕碎一切的狂暴力量。

    警备师团对青丘国的侦查越发频繁,乾元甚至派出刚组建不久的黑衣卫,参与到对青丘国边境的侦查中去。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搞清楚,妖军什么时候动手,又有那些部队参与。

    据悉,胡仇统领的狐魔军已经整编到位,除了狐魔军,青丘国北路军是否还会派出其他部队参战?

    据李白从神都传来的情报,随着大乾扩军,青丘国可也在扩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