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郭嘉等人,乾元站在书房窗前,望着挂在半空中的皎皎明月,独自出神。虽然在属下面前表现的很自信,但其实,这实在是一场输不起的争斗。

    想要在钦差抵达之前缉拿凶手,难如登天。

    虽然在案发的第一时间,城防营已经奉命封锁了青丘府,但是乾元还是担心,凶手当晚就离开了青丘府。

    那就根本不可能找到。

    “殿下,喝点参汤吧!”青樱走了进来。

    “放那吧。”

    乾元现在哪有这心情。

    青樱却是没走,迟疑一下,又叫了一句:“殿下。”

    “有事?”

    乾元转身,看向青樱。

    青樱道:“奴婢本不该打扰殿下,只是见殿下忧虑,希望能帮上点忙。在我们族群中,有一些本领特别的族人,或许能帮助殿下破案。”

    乾元双眼微眯,目光灼灼地看向青樱,“这话,可是有人让你说的?”

    “殿下息怒!”

    青樱刷的一下跪倒在地,满脸惶恐。

    “起来吧。”乾元走到案前坐下,“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青樱本也不准备隐瞒,“是半妖联盟联系了奴婢,希望能跟殿下接触。”

    “半妖联盟?”乾元可没听过这个名字。

    青樱解释道:“半妖联盟是帝国境内一个松散的组织,是各地半妖彼此联络的一个纽带。”

    “你也是半妖联盟的?”乾元问。

    “不敢隐瞒殿下。之前,奴婢确实也加入了半妖联盟,只是,自打进入王府,奴婢以及奴婢的族人,就都脱离半妖联盟了,这也是联盟的规矩。”

    乾元稍稍释然。

    这个什么半妖联盟,应该就是半妖一族隐藏在冰山之下的势力之一了。这些日子乾元一直没谈半妖问题,想来,对方终于有些急了。

    这才通过青樱,主动示好。

    乾元问:“帮助我们破案,半妖联盟需要什么回报?”

    “并不需要。”

    “有这样的好事?”乾元却是不信,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青樱道:“殿下不歧视我们,善待翼泽县境内的半妖,已经赢得半妖联盟的好感。不过是举手之劳,不敢要什么回报。”

    “那就先把人带来吧。”乾元也不急着承诺什么。

    “好。”

    青樱笑了,她很是希望能帮上殿下的忙。

    …………

    第二天,青樱就把人带来了,是一男性半妖。

    半妖男的俊,女的俏,乾元都脸盲了,相比其他男性半妖,这一位的长相只能说是平庸,最特别的就是鼻子。

    格外的大,格外的坚挺。

    “陈二狗,拜见殿下!”

    “请起!”

    青樱介绍,陈二狗是狗妖跟人杂交的后代,别的本事没有,就是鼻子特别灵,不仅能捕捉到各种气味,甚至能追踪真气。

    乾元大喜,这么看,青樱还真没吹牛。

    “来人,去把宋慈叫来!”

    “是!”

    稍倾,宋慈急匆匆赶来,“拜见殿下!”

    乾元道:“来,给你介绍一个好帮手,陈二狗。”说着,把陈二狗的特长又介绍了一遍,让宋慈双眼发光。

    “几天前的气味,还能辨别出来吗?”宋慈有些紧张地问。

    陈二狗就像被鄙视了一样,“别说是几天,半个月之内,但凡还留下一丝气味,就逃不过我的鼻子。”

    “那太好了,走,咱们现在就去现场。”

    这案子可把宋慈折磨惨了,压力大的,整夜都睡不好觉,好不容易看到一丝曙光,恨不得把陈二狗扛过去。

    “一起去吧!”

    乾元也想见识一下,陈二狗到底有没有那么灵。

    “好!”

    宋慈转身就要往外走。

    “慢着!”陈二狗却是不急。

    “怎么了?”

    “不用带路,我自个儿就能找到。”陈二狗却是准备露一手了。

    “也好。”

    宋慈很是期待。

    陈二狗问了乾元一些问题,主要就是死者冯去疾什么时候来的藩王府,到过什么地方,碰过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特征之类的。

    跟着,乾元等人就见识到神奇的一幕。

    陈二狗的鼻子,比寻常人的眼睛还厉害,真的在宴会厅捕捉到冯去疾的气息,然后顺着冯去疾离开的路线,一路追踪下去。

    连冯去疾半路在哪停顿过,都能辨别出来。

    他的鼻子简直比雷达还管用,跟在后面的宋慈忙不迭把路线记在心中,准备回到衙门之后,让衙役沿路再排查一遍,看能不能找到目击证人之类的。

    跟着,陈二狗就到了案发现场。

    果然一丝不差。

    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天,但因为是重案,整条巷子依旧被封锁,禁止闲杂人等进入,显得很是寂静。

    到了地,陈二狗左嗅嗅,右嗅嗅,甚至趴到地上嗅,不放过任何一个旮沓,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不时皱眉。

    乾元等人不敢打扰,远远站着。

    “抓到你了!”

    突然,陈二狗叫了一句,变得兴奋起来,开始更大范围的追踪。

    如果云梦卫在场,怕是会惊掉下巴,因为陈二狗走的路线,正是他来到小巷,杀人,布置现场,离开等一系列动作的集合。

    几乎分毫不差。

    这哪是鼻子啊,根本就是时光回溯机。

    乾元问:“陈二狗,能不能确认,凶手还在不在青丘府?”

    “现在还不确定,要顺着气味一直找下去。”

    “这样。”乾元想了下,道:“那就先别找了,等晚上再行动。”他担心万一真的找到了,反而打草惊蛇。

    “没问题!”

    …………

    返回藩王府,乾元当即招来郭嘉等人秘密商议,悄悄布置起来。

    很快到了晚上。

    城防营早就接到命令,暗地里悄悄加强了戒备。

    宵禁之后,乾元带着郭嘉、忠叔、刘道宁、宋慈以及许褚,陪着陈二狗,组成一个特别行动小队,开始追踪凶手气味。

    一行人在城中左拐右拐,绕来绕去。

    这凶手还挺狡猾。

    可再狡猾的狐狸,也抵不住猎人的高明。

    最终,陈二狗在一处民宅附近停下,悄声道:“殿下,最后的气息就在前面的房子里,人还在。”

    “太好了!”

    乾元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人没走就好,他就担心好不容易请来一位“高人”,最后却落得一场空。

    “按计划行动,记住,要抓活的。”乾元悄声下令。

    “明白!”

    郭嘉、忠叔以及宋慈三位出窍期修士,以民宅为中心,悄悄散开,看他们的方位,正是三才阵的站位。

    许褚手持火云刀,死死盯着民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