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前李府。

    自从被查抄之后,李府就从门庭若市,变成无人问津。

    藩王府之前还想要卖掉宅子,奈何县城其他家族或是财力有限,或是觉得忌讳,都没有下手。

    占地超过百亩的巨大建筑群因为没人打理,就这么日渐荒废,无处不在的杂草从青石板缝隙中钻出,令人惋惜。

    喝!

    嚯!

    嘿!

    哈!

    西院,原李家子弟练功之地,不知从哪天开始,再次传来热乎乎的练武声,只是被高墙院落阻隔,不为外人所知。

    诺大的练功场上,六百余人排成整齐划一的方阵,在一名威武壮汉带领下,正在一板一眼地打一套拳,虎虎生风。

    如果有行家在场,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些人练的赫然是大名鼎鼎的《牛魔大力拳》,大乾最顶尖的基础拳法。

    练武,首先是修炼肉,筋,皮膜。

    练肉是武术基础,运动周身,将全身之肉练得结实饱满,反应灵敏,晋升武士前期,能敌二三人。

    练筋,练到全身筋伸缩强劲,爆发力量凶猛,身体敏捷,晋升武士中期,能敌六七人。

    练皮膜,练到全身皮膜结实,抗住打击,一发力,人皮如牛皮一般坚韧,晋升武士后期,能被十多人包围还可以战胜。

    肉,筋以及皮膜练到极致,就可晋入武师境界。

    大乾军中等级森严,以武力军功来平定职级,武士中期就可担任伍长,武士后期可担任什长,至于武士前期,那就只能当大头兵了。

    《牛魔大力拳》一共只有三式,为牛魔顶角、牛魔踏蹄以及牛魔运皮,每一式都有一百种变化,从浅到深,练肉、练筋、练皮膜一步步来。

    练成之后,全身有一牛之力,能开一百二十斤牛筋弓连珠发射,能抗住百斤重的拳力,起落敏捷,可敌十数人。

    壮汉教头不是别个,正是乾元帐下头号猛将许褚。

    《牛魔大力拳》这等在大乾军中都不可见的顶级炼体功法,自然也只有乾元这位大乾皇子才能拿得出。

    练功场上的男男女女,正是青罂陆续招来的半妖族人。

    有练武资质的都被集中到此,由许褚秘密训练。没有练武资质的,或是在王府当仆役,或是被安排到王府名下商铺、作坊以及郊外的庄子上做活。

    对半妖,乾元皆一视同仁,量才而用。

    人类对半妖练武非常忌惮,暂时,这些半妖是见不得光的,乾元这才让许褚这位非禹余天之人当教头,更是把秘密训练基地设在李府。

    此事除了参与者青罂,王府就只有阿宁知晓,连忠叔都不知道。

    告诉阿宁,是因为六百多名半妖的衣食住宿以及海量的修炼资源,都需要阿宁上下张罗打点,瞒是瞒不住的。

    好在阿宁对半妖并不排斥。

    诺大的府邸之中,除了练武的半妖,还有十几名人类杂役,负责替这些半妖洗衣做饭,熬药煎汤,他们之前都来自李府,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其实,为了保密,乾元大可以安排没有修炼资质的半妖,来此洗衣做饭。

    他却没这么做。

    信任,总要一步步来。

    乾元拉拢半妖,不代表他就完全信任这个群体,如果住的都是半妖,共同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很容易就互相抱团。

    那不是乾元想看到的。

    有了这些人类杂役在,就是时时刻刻提醒这些半妖,他们能有今天的机会,到底是谁给的。

    人类跟半妖互相忌惮,又互相监视,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

    当然,这些人类杂役在重新回到李府之后,怕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机会走出去了,就像从世间突然消失了一样。

    就算资质、功法、资源、老师一样不缺,练武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乾元花费大代价建这个秘密基地,也没想过立即就能派上用场,他只把此地当成一个试验场,一点星星之火。

    …………

    翼泽县东郊,原李家陶瓷作坊。

    禹余天陶瓷工艺极为高明,发展至今,除了官窑,民窑几乎没有活路,李家陶瓷作坊一直处在亏损状态,苟延残喘。

    能留着,不是出于商业考虑,全因这是李家发家的祖业之一,代表家族的脸面,不仅不能卖掉,就是贴钱,也要勉强维持陶瓷作坊运转。

    等到李家被查抄,陶瓷作坊也就走到尽头。

    可就在半个月前,那些被辞退的工匠突然被一一请回,按照东家给的图纸,对烧窑进行改造,变成水泥煅烧高温炉。

    高温炉的关键配件都是忠叔用炼器之法,以精铁,甚至玄铁为材料,一件件炼制出来的,无论是精度,还是硬度,都不比前世高强钢差。

    玄铁因为熔点极高,甚至可以代替耐高温材料。

    不仅如此,忠叔还结合炼丹炉、地火炉的特点,对《水泥煅烧技术及设备周慧群版》一书中提及的高温炉进行本土化改造。

    在不计成本的投入下,忠叔这位出窍期修士,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建造出禹余天第一座可提供稳定2000摄氏度以上的大型高温炉。

    此炉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空间够大,而且燃料用煤或者炭火就行,无需地热,更不用修士专用的火焰。

    至于持续、稳定提供高温的特点,就是最普通的炼丹炉都能做到,高级炼丹炉甚至能提供数万摄氏度的超高温,秒杀此炉。

    建造高温炉期间,陆续有人运来大量的石灰石、石膏等材料。

    作坊角落,那些堆积如山的陶瓷残次品,陶瓷碎片等等,都被收集起来,破碎,碾压成碎屑,作为水泥添加剂之一。

    为了烧制高质量的水泥,忠叔还让阿宁帮忙,从城里铁匠铺收集打铁剩下的铁屑,磨碎成铁粉。

    一切准备就绪。

    到了十一月廿九,终于到了开炉烧制的日子。

    乾元得到消息,特意赶到已经更名为【翼泽水泥厂】的原陶瓷作坊,要亲自见证水泥的诞生。

    “殿下!”

    忠叔迎了上来,既兴奋,又忐忑,忙碌了二十多天,能否成功,就看今天了,他虽然窝在水泥厂,外面的流言还是知道的。

    如果水泥无法烧制成功,或是没有殿下说的那么神奇,那么,近万名徭役百姓的愤怒,县衙官吏的抱怨嘲讽,以及河神之怒,就将席卷而来。

    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放心,一定能成的。”

    乾元倒是信心十足,亲自将第一铲用生灰石粉、陶瓷碎片粉以及铁粉按一定比例混合之后的水泥生料,投入高温炉,锻造之后,就能得到水泥熟料。

    这个过程非常快,也就二十分钟左右。

    短短二十分钟,在忠叔眼中却比一个时辰还漫长。

    煎熬啊。

    “时间到,开炉!”

    很快,就有工匠从高温炉中铲出第一桶水泥熟料,再按一定比例掺入提前处理好的石膏,就得到了水泥成品。

    忠叔小跑上去,顾不上修士的体面,直接抓起一把灰色水泥,还有手指拈了拈,好奇道:“就是这样的小粉末,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乾元笑着,让工匠按照1:3:0.6的配合比,将水泥、砂以及水混合搅拌在一起,就得到了水泥砂浆。

    早有工匠拿来两匹青砖,抹上水泥砂浆,粘合在一起。

    “明天,就会有结果了。”

    事实上,在见到水泥成品的那一刻,乾元就已经笃定,烧制成功了,现在就等水泥砂浆凝固。

    水泥砂浆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初凝,但是要达到一定强度,要等五个时辰。

    忠叔点了点头,这些知识书中都有详细记载,他知道,急也急不来。

    查看完毕,乾元打道回府,忠叔却是留了下来,干脆就在工厂过夜,不看到最终的效果,他怎么也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