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以愿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成曜一直抱着他,虽然安慰的话不多,但是却是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一直在她的耳边反复的告诉她自己就在身边,一切都会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

直到夏以愿哭累了,靠在他的怀里没有了声音,成曜这才抱着她从浴室里面出来,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

然后起身从心起浴室拧了把热毛巾过来给她擦脸,擦去脸上刚刚哭过之后留下来的泪痕。

夏以愿任由着他这样替自己弄好一切,整个人的情绪也在刚才那样哭过之后平静了许多,伸手轻轻讲成曜的手拉住,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成曜看她一眼,将手中的毛巾放道一旁的床头柜上,然后在她的身边坐下,轻轻的重新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扶着她的背,动作很轻柔,能很好的安抚她的情绪。

夏以愿这样靠在他的胸口又靠了会儿,见他始终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自己缓缓张嘴说道,“其实……其实我前几天又见过苏恒文了。”

“嗯。”

成曜轻轻的应道,对于这件事情他倒是没有特别的意外,因为在来这里之前苏恒文就约见过他,也跟他说了他们见面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听到这个,他自然是不意外的。

见他只是这样轻应了一声,夏以愿借着说道,“我以为他过来是为了他的女儿来跟我求情的,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他并不是,他居然过来告诉我说他……”夏以愿突然有些说不出口,死死咬住唇有些说不下去。

成曜低头看她一眼,将他拥得更紧一些,低头亲吻了一下她头顶的发心,低声说道,“没关系的,不想说我们就不说了。”

夏以愿摇头,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又过了一会儿,然后才重新抬起头,接着说道,“他,他来告诉我说……他是我亲生父亲。”

夏以愿几乎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出口,说完之后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心跳得还是厉害的。

成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拥紧她,在这个时候给她支撑和依靠。

深呼吸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夏以愿接着说道,“他说他去见了夏江海,夏江海跟他说了当年的事情,他说当年我妈她跟他私下定过终身,只是后来因为怀了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嫁给了夏江海,所以原来夏江海他真的没有骗我,我真的不是我妈跟他的孩子。”

夏以愿这样说着,双手紧紧攥握着,她虽然说不喜欢夏江海,这些年下来夏江海做得这些事情也让她彻底对这个人失望甚至是绝望,但是总归在她的小时候,他给予过他所有的父爱,给过她一个完整的童年,可是现在突然来告诉她这一切全都是假的,而他当初给她的父爱也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这一点真的让她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也不愿意去接受。

“这些天我一直逼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情,我以为只要不想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原来并不可以,但凡跟苏恒文有关系的人和事,我就会想起这些种种,我好想去质问,可是我连可以质问的人都没有,我妈不在了,夏江海根本不愿意见我。”

这样说着,夏以愿有些自嘲的笑着。

成曜看着她这样很心疼,但是这种事情这个时候他除了陪伴,真的不知道能如何安慰。

“我承认这些年我并不喜欢夏江海,甚至想过跟他断绝过父女关系,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在心里不能接受苏恒文他是我父亲,我,我心里很矛盾,也很纠结……”夏以愿低着头,整个人情绪很低落,说话的声音也很低沉。

成曜伸手将她的脸抬起来,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告诉她说道,“元元,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没有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坦然接受,你现在的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这种事情谁都需要一个过程慢慢去消化,消化好了才能慢慢接受,所以你没有必要逼自己立马怎么样,听我的,给自己一点时间好吗?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一切都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跟你一起去面对。”

夏以愿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才用力的点头,答应他说道,“好,我听你的,我会努力给自己多点时间,努力不去想这些事情。”

闻言,成曜满意的笑了,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我家元元真乖。”

夏以愿被他的话有些逗笑,嗔怪着说道,“我又不是小孩。”

成曜只笑着,也不说话,但是在他心里,他愿意永远拿她当个孩子一样来宠着。

有些话说出来之后似乎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自从见过苏恒文之后知道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些天她的心里一直都压着这件事,想跟成曜说,可是想到他们之间隔着上千公里的距离,不想他知道之后远在千里之外还要替自己担心,所以几次拿起手机又不得不重新放下。

而周边除了何莉莉就是朱姐,她连一个能说的人都没有,只能把这件事情藏在自己的最心底,但是越是这样藏着,她越是无法排解,总时不时的冒出来,然后又要自己独自一人承受。

不过现在好了,说出来了,心里原本压着的石头就好想轻了许多,整个人也瞬间姐轻松了许多,原本内心深处的那种矛盾和纠结也似乎淡了很多。

这样想着,夏以愿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见她总算是有了笑脸,成曜一直紧着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些,摸了摸她的脸,问她说道,“要不要泡个澡,我去给你放水。”

今天他跟着着片场待了一天,也总算是见识到了她的工作,又是打斗又是内心戏什么的,以前没觉得,但是见到了才知道,并没有比他们跑着前线的有轻松多少。